我們是一起的!

  • Post category:森小故事

◎朱台翔 森小校長

魏德聖導演是森林小學的家長,兒子念六年級;是一個既有自己的想法又很溫和的孩子。這一天,我特別問魏導:「你為他做了什麼?怎麼教出這麼好的小孩?」他說:「我好像沒有做什麼,兒子念森小,是很早以前就計畫好的,我非常認同森小的教育方式,從小,就沒有打過他。他小時候很黏媽媽,一到四年級的時候,我正在拍《賽德克.巴萊》,比較忙。他五年級以後,就開始黏我。」他又說了一遍:「我真的沒有做什麼。」然後,話鋒一轉:「去年寒假,我們一起去走路,從台東到花蓮,走了180公里。」

他說:「前年,我跟幾個朋友一起環島,走過那一圈,體會很多;走路讓頭腦變得很清楚,可以解決的事,會找到方法,解決不了的事,可以釋懷。那個時候,我就決定,無論如何,我都要跟兒子去一趟。

我們從台東出發,是有計畫性的走路;今天走到哪裡就休息、找旅館,當天晚上再一起商量、討論:明天要走到哪裡、什麼時候吃飯、休息……

按照Google的路線圖走,我都會問兒子要走哪一條?要走近的?還是走有趣的?他幾乎都選有趣的路,平均一天走20~23公里。

我們不但一起討論、做決定,遇到問題也是兩個人一起解決。譬如,在花蓮,有一個地方,走到那裡才知道Google要我們過河。還好是枯水期,踩石頭,跳過溪流,但接著要面對的是河堤,有兩個人高,怎麼辦呢?我先背著他,讓他往上爬,托住他的腳把他頂上去,換我撐上去的時候,他從上面拉我。

最後一天,走了26公里,走完,把那雙磨損得很厲害的鞋子包好,丟掉,穿上拖鞋上火車,回家。」

一開始聽到他陪兒子走了十天的路,心裡想:「哇?花了這麼多的時間,你還說『沒為他做什麼』?」但聽到後來,我才有一點明白,原來,魏德聖指的是,他在兒子的成長過程中,既不教孩子也不指導孩子,而是如他所說的:「我們是一起的!他幫我,我幫他,遇到問題,彼此幫忙解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