辦理念教育,為了改革

有一學期,一位三年級新生,怎麼樣都不肯進教室,但,上課時間也不跑到其它地方玩,就站在三年級教室外,背向教室,面向校園。

問他:「怎麼不進教室?」
他回應:「反正不進教室,又不會被怎樣!」
再問他:「以前不進教室,會被怎樣嗎?」
他回:「那當然!」
一個月後,他才決定,再進入課堂。

「三年級,才八、九歲。我很心疼他,在前面八、九年的歷程裡,不知發生了什麼,讓他對進教室有這麼大的不願意。」青蘭說。有形的抗爭,比如建立不體罰的教育典範;而無形的拉扯,往往發生在孩子的心靈戰場上。

「我們相信人是想求知的,人對自己的無知是焦慮的。」

青蘭表示:「所以我們在意我們的老師能不能在課堂上吸引小孩的注意力。我們從來不會不做課堂討論,或拿舊材料來上課就好。」從教學下功夫,讓孩子體會學習能帶來的樂趣、知識能帶來的解放,才能在與體制的戰爭中,把孩子的心靈拉回來。森小的努力,效果如何?青蘭說了一件事:

二○一六年森小旅遊教學到彰化,認識音樂創作者「農村武裝青年」的阿達,是課程之一。晚上就在農舍前的小小廣場,聽阿達和樂團朋友們的小小演唱會,關於濁水溪的故事、白海豚之歌。

旅遊教學後,收到阿達傳給森小老師的訊息:

「那天跟孩子互動過程雖然只有兩個多小時,卻讓我們學習跟省思很多事情,整個場面從頭到尾沒有一聲制止跟強迫的命令,每個人卻都能自如自在地把整個活動參與結束。我們很開心可以跟你們合作。」

在戶外上課,上的又是看似比國英數「輕鬆」的在地文史課程,孩子還不跑來跑去?然而事實是,不用制止、沒有命令,孩子也都能上完課程。這,應該算是拉回孩子的心了吧?而被拉過來的,也不只是孩子。「旅遊教學時,師生互動是透明攤在大家面前的,包括邀來參與課程的在地人們。我們認為這個過程也是在地互動的一部分,我們在台灣各地都有好朋友,他們跟我們合作後都很開心。我們認為這是改革的一部分,讓大人知道跟小孩互動可以這樣、教育可以這樣。」青蘭說。

本篇摘錄自人本教育札記第353期〈理念教育的風景〉

Next PostRead more articles